欢迎访问临沂建筑工程律师张学凯个人网站!

当事人主张的民事行为效力与法院作出认定不一致的处理

  案例名称:北京城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重庆尚信置业有限公司、重庆市德感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案例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案号:(2019)最高法民终876号

  合议庭成员:李延忱、冯文生、马岚

  裁判日期:二〇一九年七月九日

  最高人民法院裁判观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应当认定为无效。该没有资质的情形包括没有相应等级资质的情形。根据《建筑业企业资质等级标准》(建市[2014]159号)之规定,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企业可以承担单项合同额3000万以上的下列建筑工程的施工:(1)高度200米以下的工业、民用建筑工程;(2)高度240米以下的构筑物工程。

  本案中,案涉工程规模为264148.29平方米,高71层,278.5米,故该项目的总承包方需要具备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城建公司重庆分公司与德感公司于2012年10月31日签订《工程施工合作协议》,明确约定城建公司重庆分公司只是以其技术优势向案涉项目提供技术支持和监督管理,并不实际进行案涉工程的施工,案涉工程项目资金的筹备及实际施工均由德感公司负责,德感公司为此须交纳7%的管理费。

  从查明的案件事实看,案涉项目的履约保证金系德感公司以城建公司的名义向尚信公司支付,劳务施工亦由德感公司通过与曦茂劳务公司、丰和劳务公司签订《劳务分包施工合同》交由曦茂劳务公司、丰和劳务公司实际完成。城建公司虽然组建了名义上的项目部,但并未对项目进行实际投入。

  以上事实可以充分证明,案涉工程项目系由尚信公司指定德感公司承建,而德感公司不具有特级资质,其借用城建公司资质与尚信公司签订《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因违反了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无效合同。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之规定,诉讼过程中,当事人主张的民事行为的效力与人民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可以变更诉讼请求。本案中,城建公司明确表示其诉讼请求系以2012年9月23日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有效为前提提出。在一审法院向城建公司作出释明的情况下,本院在二审庭审中再次向城建公司释明,征求其是否以该《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为基础提出备用诉讼请求的意见。城建公司当庭表示仍坚持其在起诉状中以《工程施工合同》有效为基础所提出的诉讼请求,不以该合同无效为基础提出备用诉讼请求。故一审法院据此判决驳回城建公司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城建公司的上诉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还需说明的是,本案中城建公司以《工程施工合同》有效为前提提出诉讼请求,经一审法院及本院先后释明后,城建公司仍然坚持原主张。本院之所以对城建公司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并非仅仅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规定的理解与适用。

  上述司法解释条文规定的释明权,其立法宗旨在于一次性解决当事人之间纠纷,强调人民法院应当注重对诉讼活动的指挥和指导当事人正确行使权利,体现的是人民法院与诉讼当事人之间协同主义的诉讼价值。具体到某一案件的审理中,即使出现了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或者民事行为的效力与人民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人民法院在行使释明权后当事人仍然坚持原来诉讼请求的,也不宜简单地予以驳回。人民法院应当从请求权规范基础的裁判思维出发,在依法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基础上,对当事人提出的诉讼请求作出必要的扩张解释以确定是否存在能够适用的实体法规范基础。但对当事人诉讼请求的扩张解释,应以不违背当事人的本意为限,不能限制或损害当事人在实体法及诉讼法上的权利。

  本案中,城建公司坚持以2012年9月23日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有效为前提主张权利,具体包括要求尚信公司支付欠付的工程款及利息、停工损失费、垫付费用损失及利息,以及对案涉工程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等。本院二审庭审中,城建公司主张其之所以坚持以该合同有效为前提,还涉及到《工程施工合同》能否继续履行以及解除后的违约责任承担等问题。分析城建公司的上述请求,均是建立在合同有效的基础上。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判断合同是否有效,对当事人的实体权利将带来不同的裁判结果。如果人民法院不顾城建公司的主张迳行以合同无效为基础作出裁判,势必影响到城建公司的权利行使,不利于纠纷的合理解决。如上所述,本院基于城建公司坚持以案涉《工程施工合同》有效为前提主张权利的情形,对其诉讼请求予以驳回。城建公司可依据《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为基础另行提起诉讼。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交通运输部印发《公路工程建设标准管理办法》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