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临沂建筑工程律师张学凯个人网站!

工程款数额可参照合同约定,但支付条件不可参照

  《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条规定的“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仅限于工程款计价方式、计价标准等与工程款数额有关的约定,关于工程款支付条件的约定不属于可以参照试用的范围。

  案情简介

  一、2012年,永兴交投将涉案项目发包给海南华城,约定工程款以竣工后的审计为准。经查,海南华城为被挂靠方,实际施工人为何黎华等人,其并无资质。

  二、而后,何黎华等人将部分工程分包给刘永刚,约定永兴交投支付工程款时,同步结算刘永刚的工程款。经查,刘永刚亦无施工资质。

  三、涉案项目于2013年建成交付使用,2015年竣工验收合格。永兴县审计局于2018年出具审计报告,永兴交投于同年付清工程款。

  四、2018年,刘永刚诉至法院,请求何黎华等人支付工程款,并支付自2013年工程交付时起算的利息。何黎华抗辩称,双方约定了同步结算,故应自永兴交投2018年付款时开始计息。

  五、一二审法院均认为,两份施工合同均由于承包人缺乏资质而无效,合同中约定的支付条件也无效,故应自法定付款时间起计息。因此何黎华等人应向刘永刚支付自工程交付时起算的利息。

  裁判要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无效合同中对于支付条件的约定,是否属于《建设工程解释》第二条中可参照适用的范围?最高院认为只有关于工程款数额的约定才可参照试用,支付条件不得参照适用,主要有以下两点理由:

  一、合同无效后,支付条件也无效

  对双方签订的合同如被认定为无效合同,那么合同中工程款支付条件的约定也无效。在此种情况下,属于《建设工程解释一》第十八条对应付工程款时间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情况,利息应自该解释条文所规定的时间开始计算。

  二、只有关于工程款数额的约定可以参照

  《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上述解释中所言“合同约定”主要是指工程款计价方式、计价标准等与工程款数额有关的规定。而关于工程价款支付条件的约定不属于可以参照适用的范围。

  实务经验总结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可能被确认为无效的,要谨慎约定支付条件。在本案中,分包合同双方当事人约定,在发包人结算工程款时同步结算,即 “背靠背”条款。这类条款本质上是风险负担移转的条款,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实务中已被法院认可。但由于本案中合同无效,支付条件不予参照,因此应付款时间变成了法定的工程交付日,利息也从交付时起算,承包人承受了额外的损失。综上,承包合同与分包合同如果有无效风险的,合同中关于支付条件以及利息的约定,应当尽可能接近法定起算时间点,以避免预期外损失。

上一篇:先"施工"再"招标",合同是否有效?
下一篇:返回列表